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安装观看

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安装观看

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保姆的反应,让阮白微微一愣,继而,她觉得有些好笑。

指了指红糖姜汤,阮白提醒保姆:“周姨,我刚刚来了例假,怎么可能会怀孕呢?”

她每次来例假前,小腹就会分外疼痛。

再说,她跟少凌每次都会分外的注意措施,不可能会怀孕的。

保姆依然有些不放心,脑洞大开的说:“太太,也许这次您来的不是例假,会不会是先兆性流产征兆呢?您可千万得注意好自己的身体了,这可不是小事儿,我儿媳就有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周姨之所以这么想,是因为她的儿媳曾有过类似经历。

那次,儿媳的肚子特别疼,她也是流了很多血,症状类似大姨妈,所以就以例假来临的方式处理,但后来她却一直流血不止,察觉不妙才去了医院,却没想到竟然是先兆性流产。

周姨的第一个孙子就是这样不幸流掉的。

所以,她特别担心阮白也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阮白看到周姨的关心不像作假,只能哭笑不得的向她解释道:“周姨,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啦。我真的没有怀孕,我的例假期是很准的。”

周姨这才稍微放了心,端着热牛奶递给阮白,不停的念叨着:“不管怎样,这些还是得喝了,我帮热了一下,现在温度刚刚好。先生吩咐我,一定要每天盯着喝一杯牛奶才行。看这么瘦,得多补充点营养才是,这样对的身体才好。”

花样女郎纯净又芳香

这个阿姨是董子俊亲自挑选的,负责照顾阮白和孩子们的饮食起居,经过各种严格的测试,是为数不多的入围的保姆之一。为人特别和蔼可亲,私底下话不少,但跟阮白一家相处挺好。

阮白无奈,实在拗不过她,只能接过牛奶,硬着头皮喝了下去。

周姨又絮絮叨叨的说:“阮小姐,真是好福气,遇到慕先生这样的好丈夫。我在不少有钱人家做过保姆,看多了夫妻表面恩爱,背地里却互相捅刀子的情况。可和慕先生却不一样,感情真是好的让人羡慕。欸,阮小姐,跟慕先生这样的神仙颜值,就该该多生几个漂亮宝宝。”

阮白一听宝宝,便想到了自己的三个孩子。

跟心爱男人生的孩子,那种甜蜜的滋味,像是流淌在心尖上,让她觉得特别幸福。

但是,三个宝宝对她来说,已经足矣。

再说,她现在想先将自己的事业发展上去,生孩子的事情,她暂时没有想过。

这时,外面的门铃响起,传来了保镖洪亮的声音:“太太,小少爷和小小姐们已经从老宅接回来了。”

他的话刚落,三个粉雕玉琢般的孩子,便飞奔向客厅。

尤其是最小的淘淘,别看他人小腿短,但他跑得最快。

他直接冲过去,抱住了阮白的大腿。

小家伙噘着艳红的小嘴,奶声奶气的抱怨道:“麻麻,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?为什么要提前把淘淘送回来?知不知道淘淘想都想疯了。”

他大大的眸子里似含着泪花,要落不落的样子,看起来十分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逗弄一番。

阮白捏了捏小儿子娇嫩的脸蛋,笑着道:“麻麻和粑粑在外面有点事,所以就耽误了行程,宝贝会理解的对不对?麻麻不是每天都跟视频吗?都这么大了还黏着麻麻,羞不羞呀?”

“不羞,不羞,淘淘就喜欢黏着麻麻,宝宝要黏麻麻一辈子……”

“呀,小坏蛋,等真的长大了,就不会这么说了……”

阮白和小儿子情深的画面,有些刺痛双胞胎的眼。

慕湛白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毕竟他从小就独立惯了,不是很黏腻父母。

但慕软软作为慕家唯一的小公主就不同了。

她向来被千娇万宠着长大,尤其在没有淘淘之前,妈妈最疼宠的就是她。可自从有了小弟弟以后,妈妈对于她的关爱明显少了很多,这让她一时之间,有些难以接受。

小姑娘孤零零的站在一旁不说话,就那样泪眼汪汪的望着阮白,甜美的小脸上尽是委屈。

阮白任凭小儿子对自己撒娇了一番,这才注意到双胞胎。

特别是当她看到委屈巴巴的软软,心里猛地“咯噔”了一声,忽然意识到自己太过宠溺淘淘,对大女儿和大儿子的关心,似乎削减了不少。

她对双胞胎招了招手,等他们走到自己身边,温柔的在他们脸颊上,各自印了一个吻。

阮白让湛湛坐到一旁的沙发上,却把软软搂入自己的怀里,感慨的说道:“真没想到,几年前还不到我腰部的小丫头,现在已经长这么高了。我的宝贝女儿已经这么大了,再过几年,麻麻就抱不动咯!”

软软嗅着妈妈独特的温馨味道,立即破涕为笑:“不管软软变成什么样,麻麻永远是我最爱的麻麻,软软永远是的小丫头。”

阮白欣慰的笑:“软软和哥哥今天想吃什么,麻麻亲自下厨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双胞胎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母子几人又恢复了其乐融融,这温馨的一幕,让阮白甚是满意。

儿女乖巧,丈夫疼爱,生活幸福,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。

……

次日。

外面阳光明媚,预示着一整天的好天气。

阮白一早便起了床。

她没有穿正式的套装,而是换了随性的长风衣,牛仔裤,等到达公司的时候,却看到办公司内一片愁云惨淡。

阮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看到公司里有几个检修电脑的师傅,正在忙碌着。

她不禁皱了皱眉,看到周小素,便抓住她问:“周姐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阮总,不好了,公司出事了!”

周小素脸色很难堪:“公司的电脑部中了病毒,我们的设计方案都没了……”

阮白倏的白了脸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!”

“昨天晚上的事情。”

阮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缓了缓心神,严厉的责问众员工道:“昨天晚上谁最后一个离开的公司?”

所有的员工都噤若寒蝉。

一时之间,整个办公室陷入死寂一般的状态,直到阮白几乎丧失了耐心的时候,一双素白的小手,才怯生生的举了起来:“是,是我……”